标签:标签1

港股异动丨恒安国际(1044.HK)涨逾4%刷新近两年新高 明日放榜

No Comments

  格隆汇8月18日丨恒安国际(1044.HK)涨逾4%,报71.4港元创近两年新高,总市值849.4亿港元。

  公司将于明日举行董事会会议,藉以(其中包括)批准刊发集团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中期业绩公告。

  野村此前发表研究报告称,今年第一季度物流受公共卫生事件负面影响暂时中断后,预期恒安国际第二季度在分销商强劲的库存补充下将会推动公司收益的增长,另外由于新产品提升了公司的毛利率水平。野村预计公司的卫生巾业务于第二季度将回复至中单位数增长,今年公司毛利率或将实现同比增长0.3个百分点至70.6%。

  野村指出,预计恒安上半年纸巾业务收益同比下跌3%至4%,公司的纸尿裤业务于今年下半年有望转为正增长。因此野村上调其2020至2022年盈利预测7%至8%,目标价由63.2港元升至79.2港元,评级由“中性”升至“买入”。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石秀珍 SF183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rcheerstars.com

Categories: 名鸿娱乐网站

Tags:

张家口市妇联助力全国文明城市创建

No Comments

在河北省张家口市上下万众一心,决战决胜全国文明城市创建的攻坚时刻,张家口市妇联白薇老师家庭教育公益讲师团吹响助力创城的集结号,于8月13日在经开区格局商学院举办第二批家庭教育公益讲师团招募仪式。张家口市妇联主席张春黎出席活动并讲话。来自张家口市儿童教育、卫生保健、播音主持等方面有专业理论知识和丰富实践经验的42名成员加入讲师团。

招募仪式上,张家口市妇联聘请于文勇等42位同志为市妇联第二批白薇老师家庭教育公益讲师团讲师,并授以聘书。讲师团代表做了表态发言,团长白薇回顾了2019年度工作,安排了下步任务,张家口市妇联主席张春黎做了讲话。

张春黎指出,家庭教育是一切教育的基础,是提高家长素质,促进未成年人成长,创建文明家庭,构建和谐社会的一项重要工作。全市各级妇联组织要注重发挥妇女在社会生活和家庭生活中的独特作用,发挥妇女在弘扬中华民族家庭美德、树立良好家风方面的独特作用,要加强领导,精心组织,广泛宣传,多渠道开展家庭教育服务活动,促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和全市家庭教育工作再上新水平。

希望家庭教育讲师团要把握机会、勇于担当,积极投身全市家庭教育工作,普及科学家庭教育知识,帮助家长更新家庭教育观念,以饱满的热情、奉献的精神积极参与到张家口市家庭教育指导和服务实践中来,为广大儿童健康成长、构建和谐文明的张家口作出新的贡献。

仪式结束后,讲师团成员进行了业务知识培训。(图/文 李海生、刘广)

责编:张靖雯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rcheerstars.com

Categories: 名鸿娱乐网站

Tags: ,

构建新型产业合作体系 “专精特新”和“单项冠军”企业将扩围

No Comments

  原标题:构建新型产业合作体系 “专精特新”和“单项冠军”企业将扩围

  本报记者 昌校宇

  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是“六保”任务之一,后疫情时期应如何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工信部将支持大企业主导构建创新体系和产业生态,着力培育一批“专精特新”和“单项冠军”企业,构建新型产业合作体系。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就此向《证券日报》记者分析道,首先,大企业在产业链、供应链中的影响较大。大企业往往吸纳了上游产业链的大量产能,且又是下游产业链的主要供应商,具有较大的产业带动作用;大企业主导构建创新体系,有助于从需求端刺激上游企业的转型升级和从供给端激发下游提质增效的活力,从而形成更良好的产业生态。其次,大企业往往是行业龙头,通常充当着“产业代言人”的角色。培育“专精特新”和“单项冠军”有助于增加行业知名度,吸引更多消费者目光,稳固产品需求链;同时,也能够取得资本对该行业的青睐,取得更多资本力量支持,从而进一步升级产业链。

  对于构建新型产业合作体系方面,中央及各地政府出台了哪些扶持政策?落地情况又如何?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央和地方出台许多有针对性的奖补措施,包括促进产业集群、产业链现代化和授牌制造业“隐形冠军”企业等做法,并在财税金融等方面提供支持,引导产业链供应链整体提质增效。从实际效果看,各地现已形成优势产业集聚区,落实授予多批“隐形冠军”企业,促使新国货高品质研制。

  谈及“专精特新”和“单项冠军”企业有何特点,盘和林认为,从行业来看,“专精特新”和“单项冠军”大多都是制造业企业,拥有行业内较为领先的制造工艺、生产技术等。从产业链位置来看,大多数“专精特新”和“单项冠军”企业都处于行业的中游或下游,主要生产中间产品和最终产品,具有较高的产业附加值。

  “‘专精特新’和‘单项冠军’企业主要专注于生产环节的某一方面,特别是某些关键零部件环节,尽管总体规模产值不高,但是产业链现代化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具有对特定产业体系的依附性,受整个产业体系发展的影响较大。”刘向东补充道。

  就“专精特新”和“单项冠军”企业在疫情后期的发展情况,盘和林分析道,疫情期间,受到上游产业链波动和下游产品端需求疲软的影响,该部分企业受到的影响较大,但伴随着国家的一系列产业振兴政策,上游原材料生产有所复苏,外贸渠道恢复良好,国内产能支撑力较强,让这些企业疫后恢复情况喜人,再加上他们都具有较强的比较优势,在自己的细分市场里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因而拥有很强的抗风险能力。所以,我国宏观经济基本面的复苏带动这些企业走出了疫情阴霾,企业生产经营也逐渐回归正常秩序。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尹悦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rcheerstars.com

都说黑洞“一毛不拔” 科学家却想从中“榨取”能量

No Comments

  都说黑洞“一毛不拔” 科学家却想从中“榨取”能量

  提起黑洞,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往往是其能够吞噬一切的巨大引力。想象一下,如果在星际旅行时遭遇黑洞,将是一件多么恐怖、绝望的事情。然而,对这个连光也无法逃脱的“魔窟”,科学家们却想要从中“榨取”能量,为我所用。

  近期,一个国际研究团队通过物理实验,尝试着去解答这个困扰科学家半个多世纪的问题——我们可以从黑洞中获取能量吗?该研究成果近期发表在《自然物理学》期刊上。

  50年前就有大胆猜想

  1969年,英国数学物理学家罗杰·彭罗斯提出了一个从黑洞中获取能量的大胆猜想,被称为“彭罗斯过程”。

  黑洞其实是个大家族,可根据不同的分类标准分成多种类型。如果根据黑洞的3个参量——质量、角动量和电荷分类,可将其分为4类,即史瓦西黑洞,不带电荷且不旋转;莱斯纳黑洞,带有电荷但不旋转;克尔黑洞,旋转但不带电荷;克尔一纽曼黑洞,既带电荷也会旋转。彭罗斯过程针对的就是后面两类黑洞,即旋转的黑洞。

  “彭罗斯过程是通过将一个物体丢入黑洞的能层来获取能量。”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苟利军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能层是旋转黑洞的特有结构,位于黑洞的边界——事件视界之外的一种结构。能层具有一个令人惊奇的特性,能层中可以存在负能量的粒子,这种负能量的粒子与黑洞转动方向相反。苟利军解释说,彭罗斯过程中,被扔进能层的物体或粒子在某些条件下被一分为二,一部分被黑洞吸进去,而另一部分则逃脱了黑洞。能量是守恒的,鉴于能层的特性,如果被吸收的物质能量为负,逃逸的物质能量则会比初时更高。这就意味着,我们从黑洞中获取了能量。

  “彭罗斯过程提取的能量来源于黑洞的转动能。”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天文学系教授袁业飞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逃逸的物质能量增加,黑洞的能量必然减少,实际上就是黑洞的旋转速度慢了下来,转动能有所损失。可以预判,被吸入的物质旋转方向必然会与黑洞的旋转方向相反。

  黑洞不是实验室里的小白鼠,无法简单“抓”来一个仔细研究。因此,彭罗斯过程始终是个猜想,没有人敢断言这个疯狂的想法是否真能实现。

  1971年,即彭罗斯过程提出2年后,苏联物理学家泽尔道维奇提出了一种可能的检验方法。他建议用能够吸收能量的材料制成圆柱体,模拟旋转的黑洞,再向其发射光波。他预言光波会被圆柱体“放大”,即转动的金属圆柱体吸收负能量的光波,撞击圆柱体后出射光波频率会增加,辐射总能量增加,即所谓的超辐射。

  然而,现有条件的限制又一次给科学家泼了一盆冷水。

  “如果要达到这一效果,必须让圆柱体旋转的速率足够大,至少应与入射光波频率数值相当。”袁业飞进一步解释,光波的频率一般在兆赫兹(MHz)或吉赫兹(GHz)。这意味着圆柱体一秒内要转动100万圈甚至10亿圈,这是现实中的机械马达无法实现的。

  在此次最新研究中,研究人员巧妙地利用声波代替光波,模拟了这一实验,辐射的声波果然被“放大”,增加的能量多达30%以上。袁业飞告诉记者,这是由于声波的频率范围广,研究人员可以选用远比光波频率低的低频声波,如此“黑洞替代品”的转速就能降到人为可实现的速度。

  “该研究实际上模拟的是彭罗斯过程背后的物理本质,并不代表彭罗斯过程真能实现。因为黑洞离我们很遥远,无法在现有条件下用黑洞做实验去验证。”袁业飞表示。

  正如研究人员所说,他们的研究成果并没有使人类在从旋转黑洞中提取能量的道路上更进一步。

  “榨取”能量有两种方案

  好奇心和想象力是推动科学发展的一双翅膀。虽然目前彭罗斯过程尚无法验证,但这丝毫不能阻挡科学家对“榨取”黑洞能量的执着追求。

  “目前学者们提出了两种思路。”袁业飞说。

  一种是提取黑洞的转动能。当然,这一思路针对的是旋转黑洞。根据能量守恒定律,如果我们从中成功获取能量,黑洞的转速将会降低,损失一部分转动能,就如彭罗斯过程一般。

  另一种思路是提取黑洞的引力势能。这一思路对黑洞的类型没有要求,因为所有黑洞都具有巨大的引力。日常生活中,如果从高楼上扔下一个物体,物体的速度将越来越快,这是重力势能转变为物体动能的常见例子。黑洞也是如此,如果将处于等离子体态的气体扔到黑洞里面,随着距离黑洞越来越近,气体的运动速度也会越来越快,等离子体中粒子相互碰撞,从而热化,辐射出携带能量的光子。这种能量提取的过程,实际上是黑洞的引力能转化为物体的动能,再转化为热能,将能量从黑洞中“搬运”出来。这就是我们通常所知道的黑洞周围吸积盘辐射的能量来源。

  袁业飞补充道,据估计,黑洞引力能的能量提取率约为5.7%。可别以为这样的效率很低,要知道目前人们从核聚变中提取的能量仅有0.7%。根据爱因斯坦质能方程,1克物质通过黑洞的引力能转换后,获取的能量理论上要高出其静止质量对应能量的5.7%,这一数值极为可观。

  而对于提取黑洞转动能这一思路,其能量提取率则可高达43%左右。

  未来或成星际旅行“充电站”

  “浩瀚的宇宙中,黑洞数不胜数。此前有科学家估算过,质量大于10倍太阳质量的黑洞数目应该超过1亿个。如果能将这些黑洞都改造成能源‘补给站’,将是件非常震撼的事情。”苟利军感慨道。

  想象一下,漫长的星际旅行中,人们正因燃料告罄而濒临绝望时,突然发现附近就有一个黑洞。今时的恐惧届时将化为满腔欢喜——能源问题迎刃而解,宇宙飞船“满血复活”,向着更深的太空和更多的未知进发!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目前由于诸多现实条件的限制,只能让“黑洞能源站”的设想停留在科幻的世界里。

  首先,“我们还不具备能够仔细观测黑洞的高分辨率望远镜。如果连观测对象的本质都没有搞清楚,谈何利用。”苟利军说。

  “黑洞距离我们十分遥远,利用这一遥远的天体‘发电’,目前还只是个概念,我们很难设计一个具体的方法和过程。”袁业飞坦言。

  不过,未来总是充满未知,正如人们古代的飞翔梦已经在现代成为了现实。“很多时候,科幻会为科学埋下一颗种子,我们期待着它能在未来生根发芽。”苟利军说。

  实习记者 于紫月

【编辑:房家梁】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rcheerstars.com